2020-12-01 23:33:46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孫鵬

參考消息網12月1日報道 昨天(11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自己的推特賬號上發布的一幅描述澳大利亞軍人在阿富汗暴行的CG圖片,讓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惱羞成怒。莫里森不僅要求推特刪除相關圖片,還口口聲聲要中國道歉。

但趙立堅并沒有如他所愿,反而將有關推文置頂。在昨天和今天(12月1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也連續駁斥了澳方的無理要求。

就在外界觀察澳大利亞下一步將作何反應時,莫里森卻突然放低了調門。

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12月1日報道,在每周一次的黨內會議上,莫里森對議員們表示,“漫畫事件”不宜再擴大。

他在會上重申,澳大利亞對華關系的雙重目標是“始終保護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和“努力保持互利的貿易關系”,并強調“我們的策略必須有耐心和戰略性”。

就在莫里森試圖“滅火”的同時,澳大利亞媒體卻仍在“拱火”,這次他們瞄準的對象是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

《悉尼先驅晨報》在報道中聲稱,在莫里森呼吁冷靜之后僅幾個小時,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再次挑起了爭端”。

原來,在昨天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秘書長致電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就趙立堅有關推特事件表達不滿時,成大使堅決拒絕了其無理指責,并且中國駐澳使館網站今天也刊登了發言人表態,指出澳方某些政客的“錯誤解讀”和“過度反應”,無非有兩個目的:“一是轉移公眾對澳軍在阿富汗暴行的關注,二是將中澳雙邊關系惡化的責任諉過于中方。”

“也許還有一個企圖就是在澳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發言人說。

而此番表態,也被澳媒視為“違反外交禮儀”的行為,他們認為中國使館透露了雙方通話的“細節”。

但問題是,在昨天澳方高調要求中國道歉時,早就宣稱將會聯系中國大使表達不滿,中國使館發言人表態也僅在開頭提到一句“昨日,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秘書長打電話給中國大使,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有關推特事表達不滿。中國大使堅決拒絕了其無理指責”,何來中國使館“透露”細節一說?

不過,澳方一些官員似乎對此耿耿于懷,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報道稱,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秘書長亞當森正計劃周二晚些時候或者周三再次致電成大使。

看來,這事兒還沒完……而小銳注意到,在海外社交媒體上,除了一些批評澳大利亞政府“雙標”以及“白人至上”心態的外國網友外,也有在華工作的澳大利亞人表示對本國政府行徑看不下去。

這位澳大利亞人在推特上用中文給趙立堅留言道,“今天作為澳大利亞人感到非常慚愧,非常抱歉。”他表示,自己十年前離開的澳洲和今天的澳洲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就在今天,兩位阿富汗學者也向小銳表達了他們個人迄今為止對漫畫事件的態度。

阿富汗政治分析家扎比胡拉·扎馬拉伊說,他歡迎中國人對澳大利亞士兵在阿富汗的戰爭罪行提出批評。“這張中國漫畫圖片的發布并不是對澳大利亞的侮辱,事實上,它讓人們關注澳大利亞軍人犯下的罪行,有助于將他們繩之以法。”扎馬拉伊說。

賈拉拉巴德大學教授哈茲拉特·賈法爾也表示,讓莫里森氣急敗壞的圖片靈感恰恰來自真實事件。

“已經宣布的現實是,澳大利亞軍人殺害無辜,威脅無辜。我認為,當他們宣稱人權時,他們現在最需要展示的是——把士兵繩之以法,而不是與中國關系緊張。”賈法爾說道。

參考消息網12月1日報道 昨天(11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自己的推特賬號上發布的一幅描述澳大利亞軍人在阿富汗暴行的CG圖片,讓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惱羞成怒。莫里森不僅要求推特刪除相關圖片,還口口聲聲要中國道歉。

但趙立堅并沒有如他所愿,反而將有關推文置頂。在昨天和今天(12月1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也連續駁斥了澳方的無理要求。

就在外界觀察澳大利亞下一步將作何反應時,莫里森卻突然放低了調門。

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12月1日報道,在每周一次的黨內會議上,莫里森對議員們表示,“漫畫事件”不宜再擴大。

他在會上重申,澳大利亞對華關系的雙重目標是“始終保護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和“努力保持互利的貿易關系”,并強調“我們的策略必須有耐心和戰略性”。

就在莫里森試圖“滅火”的同時,澳大利亞媒體卻仍在“拱火”,這次他們瞄準的對象是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

《悉尼先驅晨報》在報道中聲稱,在莫里森呼吁冷靜之后僅幾個小時,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再次挑起了爭端”。

原來,在昨天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秘書長致電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就趙立堅有關推特事件表達不滿時,成大使堅決拒絕了其無理指責,并且中國駐澳使館網站今天也刊登了發言人表態,指出澳方某些政客的“錯誤解讀”和“過度反應”,無非有兩個目的:“一是轉移公眾對澳軍在阿富汗暴行的關注,二是將中澳雙邊關系惡化的責任諉過于中方。”

“也許還有一個企圖就是在澳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發言人說。

而此番表態,也被澳媒視為“違反外交禮儀”的行為,他們認為中國使館透露了雙方通話的“細節”。

但問題是,在昨天澳方高調要求中國道歉時,早就宣稱將會聯系中國大使表達不滿,中國使館發言人表態也僅在開頭提到一句“昨日,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秘書長打電話給中國大使,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有關推特事表達不滿。中國大使堅決拒絕了其無理指責”,何來中國使館“透露”細節一說?

不過,澳方一些官員似乎對此耿耿于懷,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報道稱,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秘書長亞當森正計劃周二晚些時候或者周三再次致電成大使。

看來,這事兒還沒完……而小銳注意到,在海外社交媒體上,除了一些批評澳大利亞政府“雙標”以及“白人至上”心態的外國網友外,也有在華工作的澳大利亞人表示對本國政府行徑看不下去。

這位澳大利亞人在推特上用中文給趙立堅留言道,“今天作為澳大利亞人感到非常慚愧,非常抱歉。”他表示,自己十年前離開的澳洲和今天的澳洲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就在今天,兩位阿富汗學者也向小銳表達了他們個人迄今為止對漫畫事件的態度。

阿富汗政治分析家扎比胡拉·扎馬拉伊說,他歡迎中國人對澳大利亞士兵在阿富汗的戰爭罪行提出批評。“這張中國漫畫圖片的發布并不是對澳大利亞的侮辱,事實上,它讓人們關注澳大利亞軍人犯下的罪行,有助于將他們繩之以法。”扎馬拉伊說。

賈拉拉巴德大學教授哈茲拉特·賈法爾也表示,讓莫里森氣急敗壞的圖片靈感恰恰來自真實事件。

“已經宣布的現實是,澳大利亞軍人殺害無辜,威脅無辜。我認為,當他們宣稱人權時,他們現在最需要展示的是——把士兵繩之以法,而不是與中國關系緊張。”賈法爾說道。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